柘月涼風

很好相处的话唠!了解我看置顶!

QQㄋㄟㄋㄟ好喝到咩噗茶

·沙雕玩梗向手书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我更新了!!!时隔几个月!终于不咕鸟!

·家大业大擅长经商开个奶茶店也不奇怪的普洱✓

·滴酒不沾一杯倒只能喝奶总被发小戏弄的岩哥✓

啊啊啊💗😭

不卷夜来霜:

就地结婚✧⁺⸜(●˙▾˙●)⸝⁺✧


最近看了一些中式婚礼素材,有感而画

安茯老师yyds!祝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安茯_An F:

来晚了

但还是祝各位可以考个好成绩

٩(//̀Д/́/)۶

🌻的花语:沉默的爱

w年糕团子:

《猫之茗》【岩普】手书

情话(刘楚唱的,我网易云我最喜欢听得一个版本)

哈哈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叠buff/套娃pa😂包含了乱码老师在原作基础上的现设pa+我在乱码老师基础上的止咬器pa+犬烻老师在我基础上的牵引绳pa

坏狗就挡道:

摸了风老师的《但是武夷岩18了诶》pa,挺喜欢p3线稿就也发发

我的蓝色爆炸头好合适!

随机分配怎么就给了我最喜欢的蓝色!太智能了吧!大家快看我的背景头像和头发简直浑然一体哈哈哈哈!

我还是忍不住重操碎碎念旧业

惹我家老师就是在我雷点蹦迪

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岩银小鬼?因为我看你们根本不知道礼貌为何物

整整好的两个月又来骑脸(上一次见我p2的2.1那条)

不打大tag挂出来仅供路过我主页的朋友们观赏奇葩😅

为了不打扰老师把部分信息码了()

无内鬼整点小银子妹儿!p3白牡丹友情出镜⚠️

响应活动试了试画世界的像素笔还不错但是操作系统太难用了导入水印居然有次数限制要会员晕晕((

【岩普】《晏晏》

点点滴滴的生活小事最是动人🥺🥺🥺

初恋组yyds我说倦了

不卷夜来霜:

*私设有一点点,字数4000+


*两个人的童年往事






1.




武夷岩仍然记得他们初遇那天,天空的颜色。


那是很干净的蓝,莹润如同新出的青瓷,底端是绵绵的桃色。




彼时,小小的普洱就被笼在那绵绵的桃色中间,忽而一个转身,便同武夷岩对上了眼。




“岩哥哥!”




普洱三两步跃到武夷岩面前,明明亮亮地笑,清清脆脆地唤,看起来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一称呼对于素昧平生的两人来说,似乎有些过于亲昵了。




不过,实际上武夷岩也没有并纠结于这一点。他怔了一怔,然后不可避免地为对方所吸引,于是乎,一门心思就都放在了联姻云云夫人云云上。




思考来去间,武夷岩端着那张天生严正的脸,沉默得太久了些。




“……”




“你是岩哥哥吧?你怎么不说话呀?”




“……嗯。我是岩。请问……”




“我叫做普洱哦!”




“……请问,”




“怎么啦?”




“我可以摸你的耳朵吗?”




话刚刚问出口,武夷岩就看到对面的孩子微微睁大了眼睛,又抖了抖耳朵,有点疑惑的样子。




左右不过是摸一下而已,岩哥哥用得着问得这么严肃吗?普洱不太想得通。




显然,小普洱还没有被人家交代过摸耳朵的意思。




片刻以后,普洱抬头看武夷岩,棕茶色的一双眼干干净净。




他说:“为什么不可以?”




闻言,武夷岩大喜。




他是真的没想有到,普洱居然会答应得如此干脆。他的脸还是板着的,手却已经伸了出去。普洱已经离他很近了,他只要稍微一抬手,就可以很轻易地把对方雪白的耳朵拢在手心里。




然而半途中,武夷岩忽然察觉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家伙,该不会还不知道摸耳朵的意思吧?




然而还没等他真正开始进行一番心理挣扎,他的手就已经落下去了。




好软。好可爱。毛茸茸的。




在此后的十几年里,武夷岩也都仍然能清楚地记得这个触感。毕竟这可是唯一的一次。




至于第二天,当武夷岩发现普洱其实是个男孩子后,一下子跑开并从此再不愿和对方说话的事,便是后话了。






2.




同年冬天,武夷岩早已经接受初遇时闹的乌龙,也已能够坦然面对普洱、与普洱正常交往了。




事实上,在一个人气闷别扭了半年之后,在去红家看到普洱和龙井软软挨作一团之后,在听到普洱依然含笑盈盈地唤他“岩哥哥”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不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可爱都是可爱。普洱就是可爱。




平日里,他与普洱一个在北,一个在西,真正能够见面的机会其实并不很多。




然而,普洱似乎对他产生了无穷无尽的兴趣,每次遇到都要抓着他不放,想尽办法也要让他开口说话。




年末时,各大世家一同办了个晚宴,一起热闹辉煌地聚在绿家领地,共叙年景。




夜里,宴至酣时,浮金流淌,暮色迷醉。




在普洱的坚持下,武夷岩由着他把自己拽出了筵席,拉进了中庭。




深冬天寒,凛风瑟瑟,普洱半长的头发在风中荡开柔柔的弧度,又轻轻落在他桃红色的连帽斗篷上。




第一次遇见时,他好像就穿着这个颜色的衣服。武夷岩有些神游。




“去哪?”




“一起看梅花!”




白天里,普洱路过此处,向庭院望了几下,望见开得正盛的梅花,便已经生出了晚上要把武夷岩带出来往近里瞧瞧的念头。五岁小普洱的算盘打得极好,这样一来,一是能够赏看美丽的花朵,而是可以逗言笑不苟的岩哥哥说话,一举两得——他何乐而不为?




总算是偷跑到了梅树旁边,普洱迫不及待,就着冷风也要凑上去细细地看。




武夷岩则是随意扫了扫枝上卷着重瓣的艳艳红梅,感到无趣,便又向普洱看去。




他还是没办法理解为什么普洱要把他带出来赏花。花,枝上的花,看与不看,它们都在那里。今朝明朝,来年后年,它们也都还在那里。既然如此,今夜来看这么一遭,意义似乎稀薄,不是吗?




更别说今晚出来看这花,还得冒着寒风。




武夷岩其实并不怕冷,但是他天生体质就有些偏寒,只是出来这么一会儿,手心就已经凉了几分。




他于是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跟着普洱跑出来了。他是青家少主,理应在遇事时更加冷静理智一些,而不该就这么不假思索地被别人牵着走。就算这个人真的很可爱。




普洱看花看够了,一回头就见到武夷岩蹙着眉杵在那里。也不知道他出于何故,小小年纪的,不过只比普洱大了一岁,竟一天到晚都是这副肃肃模样。




然而,这并不影响普洱对他感兴趣、想要靠近他的心情。




普洱很快退回到武夷岩身边,复又握住了他的手。手指刚贴作一块儿,普洱就发现了对方的手简直冷得不像话。于是他又把另一只手也给捂了上去,边揉着对方的手边说:“岩哥哥,你觉得冷怎么不告诉我呀?”




“不冷。”武夷岩把普洱的手拉开,示意他不需要这么做,因为自己是真的不冷。




“真的吗?可是你的手好凉!我把大衣给你穿好不好?”普洱也不恼,说着就把闲下来的那只手伸去扯自己的斗篷。




“我不冷。你穿好。”武夷岩努力说得诚恳,又扶了一下对方的的衣服。




“好吧,那,我们回去吧?屋里肯定暖和。”普洱也没办法了,他只当武夷岩是要面子不肯承认,又不忍心让对方继续陪着他吹冷风,便只好提出打道回府。




“嗯。”武夷岩自然是由着他。




回去的路上,普洱有些不甘心了。花是看成了,岩哥哥却没说几句话,多没意思啊。




但普洱也不可能再要对方往外面跑了。于是,他为了再多磋磨些时间,便拉着身边人在弯弯绕绕的廊道上迂回,盘算着趁机诱武夷岩多说点什么。




“岩哥哥,刚才的梅花好看吗?”普洱偏过头去问。




“嗯。”武夷岩敷衍回答。




“那,梅花是什么颜色的?”普洱拉着武夷岩的手,轻轻地前后摇晃。




“粉红色。”武夷岩漫不经心,他正盯着走廊的样式,怀疑他们刚才已经从这个地方走过一遍了。




“粉红色是什么样的呀?”普洱绕到武夷岩面前,积极争取他的目光与他的注意力。




这时,武夷岩才想起来,自己以前听别人说过的,普洱由于血统原因,不辨色彩。于是他也停下脚步,正视起身前这个稍微矮他一点的孩子。




武夷岩噎住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有点沉重又有点晦暗的问题。




“……就是红的。”他终于挤出几个字。




“哎——?”普洱不依不饶地堵着他,看起来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武夷岩的沉默倒是让普洱放松起来。反正他也并不是很想要一个答案,他只是想看看对方的反应而已。于是,普洱便悠然自得等在那里,还记得好好地握着武夷岩的手,没有松开。




他们二人就这样面对面站在廊道上。




夜静静的,风没了声音,光倒是显得吵闹了。




此刻,武夷岩眼里,在三千夜色的中央,灯火溶溶流金,独独淌在一身桃红的普洱身上,衬得面前这个孩子如同沐浴朝阳。




令人安心的温度不息地从普洱的掌心渡过来,渡过来,渡给武夷岩。




忽然间,武夷岩总算是寻得了声音。




“……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




“很温暖。”






3.




过完了普洱的六岁生辰,夏天很快就到了。




凑巧黑家家主见普洱潜心修习风术有时,便有心带他做客青家,当做是放个小假。




青家领地位置偏北,就是盛夏也并不酷热,反倒有如绣繁花、如洗晴空,实在一片好景光。




目送父亲离开青家客栈去视察自家产业后,普洱便甜甜地请求起随从带自己去青家大宅来。然而等到真进了去,普洱却半支半躲逃开旁人,一个人晃着逛着找武夷岩去了。




普洱穿了几个庭院,过了几道回廊,居然就真的在一个偏院里瞥见了他。武夷岩正坐在一颗梧桐树高高的枝上,聚精会神盯着院墙的另一侧。




普洱好奇,便也注意向那边望去。院墙不算很高,加之观察对象的特殊性,就是普洱也大概猜出了武夷岩究竟在看什么。




那是青家的一个家臣或者仆从,在陪自己的孩子玩着飞高高的游戏。




普洱思索一番,又候了一会儿,终于等到武夷岩从树上跳下来,便很快迎了上去。




“岩哥哥!”




普洱眯着眼笑起来。




“……普洱。”




武夷岩早前就听说了黑家家主父子要来,因而对于普洱的出现并不是很意外。




“岩哥哥也想要飞高高吗?”




“……”




虽然武夷岩还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普洱坚信自己在对方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期待。




于是他很快来了热情,一把拉起了武夷岩的手,道:“我来帮你吧!最近我都有在好好练习,爹爹也说我的风术进步很大!”




武夷岩犹疑不定:“你帮我?”




普洱义正严词:“我帮你飞高高!”




然后,还没等武夷岩反应过来,普洱就已经掏出了一把施放风术用的小扇子。




犹豫归犹豫,武夷岩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有点心动了。




自从茗魔大战把他的父亲给夺去以后,便再没有人会抱着他,把他高高地抛上天空,然后再稳稳地接住了。他很虽然怀念那种感觉,但是却如何都说不出口,也再没有想望过——直到今天,直到这个小他一岁的孩子来到他的面前。




于是,他少见地没多作思考,便开了口:




“好啊。”




普洱闻言,扬眉露出自信的神色,随后郑重地铺开了扇面。




萧萧风起,衣袂翻飞。




武夷岩忽地感到身体一轻,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了地。腾空之间,他向下望去,看到普洱端着扇子,小小的脸上写满了专注认真。




将武夷岩托起的风力道并不是很大,但他还是体会到了久违久违的畅意——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再不能去渴盼的畅意。




然而就在武夷岩快要完全放松下来的那一瞬,普洱的风不知怎的突然间弱下来许多,再不堪托举。




武夷岩立即反应过来,大概是普洱的风术修为仍然尚浅,这会子已经支撑不住了。他于是赶忙换了身形,想要寻一个足以好好落地的架势。




下边的普洱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关头出错,一下子慌了神,却只本能地往武夷岩的方向跑。




什么都顾不上了——他想要接住武夷岩,不能让他就这样砸到地上。




于是乎,电光火石之间,饶是已经注意了借力缓冲,武夷岩还是撞到了普洱身上,直把对方撞得两眼一昏。




武夷岩见状,赶紧从普洱身上撑起身来,查看他的状况。




普洱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满眼都是泪花了。没办法,这么来一下实在是疼,而小孩子的眼泪又偏偏最是来得容易的。




武夷岩瞥见他的泪水,一下子僵在原地,渐渐地神情越发阴抑,也不知道是因为懊恼,还是因为震惊——怎么回事,有这么痛吗……?哪这么好哭……?




下面的普洱呢,好心办了个坏事,本就心虚到不行,再一看到武夷岩这副压抑的可怕的模样,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淌出来。他于是胡乱抹了几把,直把脸擦得花花的,弱弱扬起一个笑,想要向对方讨饶。




武夷岩看他这幅样子,一时语塞,继而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人家身上坐着——两个人这样滚在地上,未免太不是个样子。他于是试着动了动因为刚才的冲击有点麻了的腿,站了起来。




然而普洱这边见武夷岩一言不发郁郁沉沉地就这么站起了身,更加慌了神,以至于竟木木地躺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




武夷岩看他丝毫不动,疑惑的很,思来想去,当成了是普洱一个人站不起来,便冲他伸出手。




“起来。”




这短小精悍的两个字吓得普洱赶忙攀着那只手挣了几下,终于也立起了身。随后,他很快就乖觉地主动放开了对方,低下了头,连着耳朵和尾巴也一并耷拉下去,全然是知错讨罚的姿态。




沉默。沉默令人难以呼吸。




“那个……”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




“对不起!”




“谢谢你。”




“……哎?”




普洱以为自己听错了,惊得一下子抬起了头,看向对方。




此时的武夷岩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神态,虽然还是抿着唇,但眉眼的弧度已经柔和了不少。




尽管现在看来,刚才的事不外乎一场闹剧,但是他确乎是感激普洱的——不管是为自己那几秒的畅意,还是为普洱的那一份心。




因此,武夷岩特意又慢慢地重复了一遍:




“谢谢你。”




“咦?你不生气吗?”普洱不敢置信。




“嗯。”武夷岩耐心回答。




“诶……”




普洱忍不住靠过去,对着他左看右看,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有点不解。不过,看起来他很快就想通了什么事,又翘了嘴角笑了起来。




这回便轮到武夷岩弄不清楚了。




“……怎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岩哥哥很温柔呢。”










TBC.








*后续有在准备啦




*3的情节基本来自于对漫画中这句话的一些些推测 ( *ˊᵕˋ)✩︎‧₊






猫之茗 | 普洱个人向美颜纯享

我在江南,撒把欢,多无邪~


这几个月太忙了,速摸一个练习复健一下,不然就快忘记剪视频的技能了(趴)

边框@花小鱼(微博)

标题字素@cathy-笙之-(微博)

歌词排版@沫黎mo(微博)

bgm《红马》@默默_Moe(网易云)